每日經濟新聞
電商零售

每經網首頁 > 電商零售 > 正文

接盤、關閉再復活 拍拍戰略合并愛回收背后:京東打響二手江湖“突圍戰”

每日經濟新聞 2019-06-03 21:04:31

拍拍與愛回收合并之后,在整個近萬億規模市場中實際依舊占比較小,短期內不會有太大的影響。不過,在二手市場迎來蓬勃爆發之時,依然擁有較為豐富的想象空間。

每經記者 劉洋    每經編輯 王麗娜    

_______500295647_banner.thumb_head

圖片來源:攝圖網

“拍拍”不賣了,選擇與老朋友“愛回收”合體。

6月3日,京東集團宣布,拍拍將與愛回收進行戰略合并,同時,京東將領投愛回收新一輪超5億美元的融資和戰略整合交易,據稱雙方已達成最終協議。

從最初從騰訊手里接盤拍拍,到關閉、重啟,再到如今的合并,系列調整的背后,是京東以“拍拍”為抓手攪動二手江湖的野心。

近年來,一方面,拍拍與阿里孵化的閑魚、58集團旗下的轉轉相互頡頏;另一方面,拍拍也借助京東的影響,與包括愛回收在內的垂直玩家建立合作。

不過,相較于閑魚和轉轉,拍拍入局較晚,也正因此,業內人士指出,拍拍與愛回收合并之后,在整個近萬億規模市場中實際依舊占比較小,短期內不會有太大的影響。不過,在二手市場迎來蓬勃爆發之時,依然擁有較為豐富的想象空間。

“合體”的愿望

“拍拍”最終與“愛回收”合體了,而非出售。

在“官宣”之前,拍拍出售的傳聞一直在業內發酵。6月1日,有消息稱,“拍拍”日前已出售給愛回收。不過,彼時,拍拍二手總經理王永良在朋友圈稱,“謠言止于智者”“拍拍二手是我認為值得做一輩子的事業”。

更早之前,“拍拍”的“緋聞”對象,則是同屬騰訊陣營的對手——轉轉。對此,轉轉方面曾回應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“此前,的確收到了拍拍關于兩家公司深度合作的提議”,但“結合拍拍近期在產品上的變化,我們認為雙方對二手業務的發展方向判斷有差異,已經終止”。

幾經流轉,拍拍與愛回收看對了眼。成立于2010年,愛回收主要涵蓋電子產品回收平臺“愛回收”,及電子產品貿易平臺“拍機堂”,業務覆蓋中國內地、香港及印度等。

公開資料顯示,目前,愛回收已獲得5輪融資。而此次跟投的老虎基金、晨興資本、天圖資本則是其老股東。

記者注意到,在愛回收于2015年8月披露的C輪融資中,京東的身影已然顯現。在此后的數輪融資中,京東無一缺席,可謂愛回收的“老朋友”。在資本綁定之下,愛回收與京東的合作自然而然。

相較于愛回收在一級市場上較為良好的表現,拍拍的命運則稍顯“坎坷”。

最初孕育于騰訊,其后拍拍于2014年被轉手京東。2015年年底,京東稱因C2C模式無法杜絕假貨,停止拍拍賣家服務,上線拍拍二手交易平臺。再其后,2016年4月,京東干脆關閉拍拍網。不過,僅隔一年,2017年12月,京東便又“復活”拍拍。

在關停拍拍期間,京東并未放棄競逐二手交易市場。2017年1月,京東低調上線京東優品交易平臺,不過,隨著拍拍“復活”,該業務也為前者所逐漸取代。

目前,拍拍已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等七大城市建立了二手商品檢測中心,同時在9個城市授權13家第三方商品檢測定級機構,擁有6所第三方抽檢和評測實驗室。

對于此次與愛回收合并,京東方面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拍拍與愛回收已有多年深度業務合作,“很早就是一家人”,愛回收擁有垂直領域的專業能力,拍拍擁有銷售回收的綜合平臺能力,雙方在逆向供應鏈打造上擁有業務互補性,因此,此次合并將打造基于全品類的二手綜合交易服務平臺。

記者注意到,合并后,京東將成為愛回收最大的戰略股東,王永良本人則將出任愛回收合伙人兼聯席總裁一職,換言之,京東的意志,或將強烈地影響愛回收的各項業務甚至日常管理。

與此同時,外界普遍關注合并之后,王永良及愛回收創始人陳雪峰的分工問題。對此,京東方面回應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稱,王永良將出任愛回收合伙人兼聯席總裁職位,繼續深化愛回收與京東的合作,目前合并工作還在推進中。至于合并之后的品牌稱謂,愛回收方面則對記者表示,“后續怎么稱呼會再溝通的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7年11月,愛回收運營副總裁王登庭在接受《經濟觀察報》采訪時曾表示,“(上市)是我們的一個追求,現在還在推進”,并稱,目前公司的CFO在跟進上市事宜。不僅如此,王登庭彼時還表示,愛回收已連續幾個月實現稅后盈利。

不過,在近20個月過后,愛回收依然未沖擊IPO。與此同時,在2018年下半年完成由老虎基金領投的1.5億融資后,愛回收估值便已超15億美元。隨著此次與京東“拍拍”合并后,其估值無疑得以大幅提高。在此背景下,愛回收會否在近期沖擊IPO,備受關注。

突圍“二手江湖”

接盤、關閉再“復活”,足見京東對于二手賽道的“野望”。

在2017年年底,重啟拍拍時,時任京東集團副總裁、3C文旅事業部總裁胡勝利便表示,拍拍二手是京東3C文旅事業部推出的第二個重大創新項目,是京東商業模式的深化延伸。

彼時,拍拍方面還宣布與愛回收、有閑有品等成立產業聯盟,計劃在未來三年投入10億級資源。

在此次宣布合并的同時,京東方面便表示,拍拍與愛回收已打造中國最大的3C數碼回收服務平臺。

“二手市場這兩年發展比較快,不少電商企業都開始發力。”IT行業獨立分析師唐欣對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表示,二手市場上,二手手機是流轉最大類商品,而愛回收恰恰專注于二手手機市場。

不過,與愛回收的業務有重疊的大小平臺不在少數。僅就垂直類手機回收平臺而言,成立于2014年的回收寶也擁有較大市場規模,并與華為、VIVO、中國聯通、天貓等手機零售產業鏈各環節的企業建立合作關系。

此外,閑魚與轉轉均涉及二手手機交易,雖然兩者是以C2C的交易模式為主,但難免對愛回收的業務造成分流影響。

不僅手機及其所屬的3C領域,實際上,近年來,二手經濟迎來全面爆發。其中,就綜合性二手電商而言,一度形成閑魚、轉轉、拍拍三足鼎立的格局,其背后大樹則分別為阿里、58集團與京東。

第三方數據平臺比達咨詢發布的報告顯示,2019年3月,在二手電商App中,閑魚的月活為2439.9萬人,轉轉為1142.9萬人,拍拍二手的月活則小于前兩者。

在GMV方面,閑魚在今年4月宣布超千億元,并向“萬億價值市場”邁進;轉轉的年GMV為500萬左右,約為閑魚的一半。

因此,此前拍拍欲“賣身”轉轉、突圍閑魚的用意,便不難理解,不過最終這一愿景未能實現。

對此,唐欣分析認為,應該還是雙方對于合并之后的企業管理歸屬問題有矛盾。無論是58,抑或京東,均對二手市場抱有較高的期望,都有自己的發展策略,因此,都希望主導這個平臺。

抱有期望的背后,則是“巨頭”們對于二手市場的覬覦。

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底,我國閑置物品交易規模已達5000億元,并以每年30%以上的速度增長,預計到2020年可以達到1萬億元。

“消費水平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其實大家意識觀念也開始產生了一些變化,這其中比如二手的接受程度,習慣也在逐步養成。”白澤資本高級投資經理王迎縈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曾表示,當電商行業存量足夠大時,二手流轉就有了土壤空間。

在此背景下,此次拍拍與愛回收合并之后,將對二手閑置市場帶來何種影響?唐欣表示,二者合并后,其實市場份額也只是占整個大盤中較小的一部分,因此,短期內不會有太大影響。

也有業內人士表示,在二手市場迎來爆發之際,拍拍與愛回收的合并,倘若能真正發揮各自優勢,無疑擁有較為豐富的想象空間。同時,他也強調,如今的二手賽道,對于新入局者或將顯得更為艱難。

責編 王麗娜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系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京東 拍拍 愛回收 合并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网上真人乐娱乐平台 梅州市| 新建县| 周宁县| 临沧市| 贡嘎县| 龙山县| 桓台县| 锡林浩特市| 东乡族自治县| 繁峙县| 东丽区| 灵寿县| 九江市| 遵义县| 静乐县| 吉首市| 营口市| 克什克腾旗| 宝山区| 徐州市| 中卫市| 南雄市| 福安市| 芜湖县| 云梦县| 临邑县| 衡阳市| 双柏县| 莱州市| 尖扎县| 康马县| 赤壁市| 米易县| 隆子县| 图木舒克市| 昌邑市| 新余市| 山阴县| 女性| 永定县| 凤凰县| 霸州市| 商丘市| 石泉县| 自治县| 开封市| 济宁市| 贡觉县| 冕宁县| 宝兴县| 山阳县| 东丰县| 招远市| 民乐县| 中宁县| 泸定县| 尉氏县| 金堂县| 喀喇沁旗| 清苑县| 治县。| 盐池县| 邛崃市| 贡嘎县| 凌云县| 泗阳县| 沁水县| 彭泽县| 湟源县| 黎城县| 安庆市| 德阳市| 南华县| 双城市| 宣城市| 阿城市| 武邑县| 南京市| 达州市| 香河县| 安福县| 巴青县| 美姑县| 吉隆县| 贞丰县| 鄂温| 苍山县| 梅河口市| 澄迈县| 潮安县| 樟树市| 盈江县| 上林县| 邹城市| 武宣县| 合作市| 潮州市| 黄梅县| 四川省| 甘肃省| 平原县| 武强县| 黔东| 昌吉市| 邵阳县| 三原县| 丁青县| 平度市| 莎车县| 祥云县| 垣曲县| 诸暨市| 南康市| 怀来县| 原阳县| 自贡市| 辉县市| 安徽省| 临沂市| 濉溪县| 敦化市| 东明县| 安平县| 寻乌县| 广昌县| 宿州市| 叶城县| 日喀则市| 永泰县| 克什克腾旗| 綦江县| 清镇市| 德令哈市| 平原县| 安顺市| 福泉市| 东山县|